蓝鲤鲤鲤鲤w

一条淡水鱼,现为高一废鱼一条,欢迎捕捞

[叶蓝]走廊拐角

    *本文BE!本文BE!本文BE!

 *ooc,ooc,ooc,第一人称视角,慎。

 *默默说一句,楼主不谈人生。

  

  我来到这所高中的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个位于旧校舍二楼楼梯与新校舍三楼走廊拐角衔接的绝佳约会圣地。旧校舍仅有高一的三个班在使用,走过这条离班级甚远的走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吝啬的学校甚至没有安装摄像头。

  我并非刻意找寻这样一个地方,而是开学第一天,我就在这里发现了一对情侣,还是……两个男生。

  我没有打扰他们的意愿,便匿了脚步声躲进了死角,视线却不受控制地向外望去,企图窥探到一丝我本不应看到的东西。

  这里的光线出奇的好,那个拐角处的所有我都能一清二楚地看到。

  两个男生中略高一些的男生低下头去,捧起另一个男生的脸庞,细长的手指撇开他额前的碎发,亲吻着他的额头。那是无比温柔而又虔诚的吻,正式得好像在执行着什么神圣的仪式。他顺势吻上了捧着他脸庞的男生的脸,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

  阳光就从他们身后的玻璃窗中全数倾泻,被玻璃反射成斑斓的色彩,从地面一路爬上他们的发梢。光穿透他们轻薄的白衬衫,勾勒出他们略显纤细的腰身,连同衬衫一起被投映在地面上,影子模糊而狭长。两个影子逐渐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他们很快就分开了。略高一些的男生帮另一个男生整理好碎发,目光中沉溺着温柔,神情慵懒放松,唇边是淡淡的笑意。我这才得以看清他们的容貌:略高的男生留着刚刚过耳的纯黑短发,脸部线条与棱角初显刚毅,神情有种欠扁的自信;另一个男生则是有着几近及肩的发,发梢带着天生的浅棕,被阳光浸染时分外好看。他的五官精致柔和,全身上下散发着令人舒适的温和气息。

  我望着他们互相道了“再见”后,便在狭小的走廊拐角分道扬镳。略高一些的男生转身进了新教学楼,而另一人就站在拐角处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出神。我慢慢地踏上了阶梯,他却没有发现我的接近,依然偏着头看向这条连接新教学楼与旧校舍的走廊的另一端。我注意到他刚才那足以称为“幸福”的笑容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悲伤的表情。直到快要走到走廊另一端尽头的那人猛地回头看他,他才梦如初醒般朝那人挥了挥手。那人笑着对他做了个“这么快就想我了”的口型,他恼羞成怒地回敬了一个咬牙切齿的“滚”,头也不回地往上走。那人就一直保持着回头张望的姿势,目送他走上楼梯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才回过头去,消失在新教学楼走廊的拐角。

  后来我才知道,两人中略矮一些的男生是同为高一新生的蓝河,与我同班;另一个男生叫叶修,是高一(1)班的学生,在学校里是神一般的存在,已经蝉联两届学生会会长与年级第一。

  蓝河是个很温和的人,对待朋友真诚友善,对待陌生人疏离又不失礼貌。他很受班里人的欢迎,班上本来就稀少的女生几乎都嗷着“天啊他是我的菜>////<”。我对这种行为向来嗤之以鼻,心中暗笑着想,你们都还太嫩,蓝河已经是有主的人咯。

  自从知道了这样一个好地方之后,我每天都会绕远路从这里走上教室,看他们进行名为“早安吻”的仪式,看叶修一本正经地调戏蓝河,听蓝河仿佛蓄满怒气值的“滚”。当然我也不是没被发现过,当时的蓝河吓得直接挣脱叶修的手跳出两米远,而叶修仅仅是双手抱臂扭头看他,一脸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怀里有个叫蓝河的美人的样子。我只能尴尬地装作“路过”,以最快速度飞奔上楼梯,直到快要冲过走廊拐角时丢下一句“祝你们幸福”。我听到叶修无奈地叹了句“蓝啊你在担心什么。”

  因为我“路过”走廊拐角的次数越来越多,和他们也渐渐熟络起来。蓝河不会再刻意躲着我,偶尔在校道上遇见叶修时他也会向我挥挥手打招呼。

  叶修那天说的那句“蓝河你在担心什么”,我从未细想过。或者说我只把叶修的这句话当做了一个玩笑。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们就会因这么一句话而分开,我以为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以为他们的故事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我以为天下人总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以为他们会像所有言情小说中说的那样,即使性别相同有爱也能一直在一起。

  可我忘了他们不是故事中的人,而我也注定不是亲妈般的作者。我只能作为一个真正的路人,眼睁睁地看他们被现实分开。

  这天不过是无数个春日中最普通的一天,空气中漂浮着水珠,潮湿又阴冷。

  我如往常一般从这个离教室最远的楼梯走上,却发现那个本应有两人的走廊拐角只剩下叶修一个人站在原地,双眼注视着蓝河平日离开的方向出神。他听到我的脚步声后仍没有动,我以为他在等待蓝河的到来,刚想停下脚步,他的声音就已经响起。

  “不用顾忌。我和蓝河已经分手了。”

  他的话如惊雷在我耳边炸响,把我的脑子劈得混混沌沌。他似乎是苦笑着叹了气,说道:“不至于吧,你的反应比被甩的哥还激烈。”

  我顿时明白过来,是蓝河提出的分手。 可叶修为什么还停留在原地,既没有把蓝河的话当做闹剧淡定离开,也没有冲上去力挽狂澜?我不知道,也不敢去猜,现实往往比我想象中的那样多几分平淡与无奈。

  他的声音透着悲伤,重重敲响在我心上:“小蓝做的决定,我自然无法作出改变。”

  “你也听到过很多次了吧,我问小蓝他在担心什么,而他总是闭口不答。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啊,为什么对待感情如此小心翼翼。就因为哥是个学习很厉害的人?可是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也不过是他蓝河的恋人啊。”

  “他就这样跟我提出了分手,甚至连理由都不肯告诉我。他只是说了句‘我们不合适’,这最多是借口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合适’,有的话,早分了,何必留到现在。”

  “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啊。”

  “蓝河,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脑子里有什么呼之欲出又被压在心中。我明白他们分开的理由绝不是因为那个可笑的“不合适”,可到底因为什么,我也无法回答。

  “叶……学长,如果我说我想问问蓝河他的答案,你会愿意吗?”

  我深呼吸后,用最坚定的眼神看向他,希望他能给我肯定的回答。

  叶修苦笑着回应:“那就……问吧。”

  “我无法询问他。或许你是最好的选择。”

  他脸上的疲惫与悲伤已经无法掩饰,我不知能如何安慰他,只能向他轻鞠一躬,便快步想教室走去。

  空气中漂浮的水珠最终凝成了雨,可我还是天真又固执地希望,明天能有一个好天气。

  

  傍晚放学时,我成功在教室里找到了蓝河。此时的他就端坐在他的座位上,看着窗外飘洒的雨丝发呆。

  他注意到我的存在,偏过头来与我对视,最终还是闷闷地低下头说:“……你听叶神说了么。”他的语气就像在陈述一个陈述句,或者他早已清楚我早上会遇到叶修,而叶修会告诉我他们的事情。令我在意的是他对叶神的称呼,并不亲昵也无装出来的甜蜜,简简单单的“叶神”的称谓像极了叶修的狂热粉丝。

  我把心中早已练习千遍的句子念了出来,语气诚恳又坚定:“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

  “好吧。”他点了点头,“你愿意把它当做故事的话。”

  

  “我和叶神是在初中认识的。当时我超常发挥,考上了这所高中的初中部,一所市重点学校。我记得那次考试难度很高,甚至出现了中考原题。我考进学校的排名是289名,在录取的500人中算是中等水平。”

  “我是抱着‘当一个普通学生’这样的愿望走进这里的,直到我遇到了我们班的年级第一。”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似乎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轻笑着点了点头。

  “被告知我跟这次的年级第一分到一个班时,那心情几乎可以用郑轩学长的‘压力山大’来形容。”

  “我对‘第一名’这种称号没什么特别感想,只觉得这类人‘学习很厉害’,但他改变了我一直以来的想法。”

  “开学第一天我就见到了那个年级第一,轮到他作自我介绍时,他只说了一句‘我叫叶修’就没了下文。班主任连忙补上了‘叶修同学时这次开学考的年级第一’‘足足超过第二名60多分’之类的。我吓了一跳,60分啊,语数英三科总分加起来也就360分。我第一次觉得年级第一很厉害,超——厉害。”

  “后来我知道他跟一般的学霸真的不一样,普通的学霸在上课他就在操场上躺着看天,普通学霸在学习时他就在看小说。我们还以为他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但如果有人向他提问,他会无比认真地解答,直到提问的人听懂为止。当然也有人故意为难他,挑了一道高一的题问他,结果他的答案与标准答案完全相同,解法甚至比标准答案还要简洁。然后他就笑得一脸嘲讽,说了句‘想为难哥还要有点水平’。”

  “当时他的笑容差点闪瞎我的眼睛,恍恍惚惚间居然觉得那个笑容帅破了天际。回过神来时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差点跳起来,可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关注他,找机会让他为我讲题,买他看过的小说。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考试考得很好很好,人也很好很好,是个真的非常厉害的人。”

  “我开始称他为‘神’,‘叶神’这个名字意外地顺口又亲切。或许是因为这个称呼真的太顺口,有一天我居然当着他的面,叫了他一声‘叶神’。”

  “当时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那一声‘叶神’格外清晰。我觉得当时的我的脸肯定红透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起。可他下一秒就作出了回应,带着忍不住的笑意说‘蓝啊,你比我想象中的……可爱。要是哥说我喜欢你,你会答应哥么。’”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会’,直到被他挑了下巴吻上后才突然醒悟过来。可心中几乎满溢出来的感情,不是‘喜欢’,又能是什么呢。”

  “嘛,你也猜得到结尾吧。我们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蓝河说道这些的时候,自己也露出了笑容。我猜想那或许是他记忆中最生动的时刻,也许夜晚梦到时都会笑醒。

  可蓝河却就在这时停下了叙述。我忍不住问他:“然后呢?”

  “然后?”他讶异地看了我一眼,“没有然后了啊,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追问道:“那之后呢?叶修为什么会比你高一级?为什么你会和他分手?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我以为你已经懂了。”他闭上了眼睛,“后来他满分通过了跳级考试,放弃中考跳过初三读了高一,只为与我多在一起一年的时间。”他疲惫地笑笑,“他为我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可之后呢?难道他还要为了我放弃更多的未来?”

  “或者说,下一次在我与未来见抉择,他还会选择我吗。”

  “并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的。我跟他的距离太远了啊,他能停下等我一次,两次,可我还是会渐渐被他甩开,渐渐追不上他,渐渐离他越来越远。”

  “我不想等到那时再分开。”

  “毕竟‘神’和人,真的没有办法一直在一起啊。”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出了教室。我跟了上去,见他走到那个他们每天都会停留的走廊拐角时,分明有眼泪在往下掉。

  他也会伤心啊。

  他也会难过啊。

  但他们的爱情已经无法再继续了,因为迟早有一天他们还会要分开。

  不如现在就分开好。

  

  我转告叶修蓝河的答案时,只说了蓝河说的最后一句“神和人真的无法在一起”。叶修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说:“可他不知道我在喜欢上他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是神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在他喜欢上蓝河的那一刻,就已经放弃当神,只做一个喜欢蓝河的普通人。

  可他的话已经无法再传达给蓝河了。

  此后的很多很多天,那个走廊拐角只剩我一个人,来来去去,悄无声息。

  可我还是希望他们的故事能有一个美好的续集,那两个少年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再次来到这里,略高一些的少年向另一个少年奉上早安吻,他们的影子模糊而狭长,渐渐融合在了一起。

  略高一些的少年伏在另一个少年耳旁说,我们只是最平凡的恋人,所以一定能一直在一起。

  那么美好,可惜只能为曾经。

  
-END-
当时码完字自己都心情郁闷了qwq
对了lo主住校生没办法立刻回复,只有等周末回家才能一一回复了抱歉qwqqq
by.蓝鲤

2015/03/08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