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鲤鲤鲤鲤w

一条淡水鱼,现为高一废鱼一条,欢迎捕捞

梅雨季节[网王同人/迹不二/HE]

*请叫我堆文小能手w

*因为lo主不是大学生所以关于什么系什么课的东西实在是不清楚orz文中的少量介绍纯属扯淡√

*又名<>。顺便一提那个痴汉女主就是lo主的化身_(:з)∠)_


Ⅰ.

正值四月。

窗外飘渺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近三个星期,湿漉漉的感觉笼罩整个城市。

“啊……衣服都晾了一个星期了,居然还不干。”

黑发长至腰际的女生抱怨着,手中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宿舍里有抽湿机呢,别跟天气过不去嘛。”另一个留着棕色梨花头的女生作安慰装拍拍她的肩,抬头望望窗外被树木遮挡住的天空,有意无意地说着:“青衣,现在是七点半哟。”

长发及腰的女生愣了一下,紧接着脸泛起了红晕。“小仓绪!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伸出手就要捶小仓绪。小仓绪一边侧身躲过大叫着“放过我我只是一个时钟_(:з)∠)_”,一边暧昧地笑着,眼神瞟向窗外。

结城青衣顺着她的视线向外看去,正好看到窗外走过的人被风带起的栗色短发,以及在梅雨季节中尤其醒目的一把银紫色的雨伞。

结城青衣再一次红了脸。

那是他们大学的中文系古典文学课讲师,不二周助。

Ⅱ.

快速换上校服,跟宿舍里还在悠闲地吃早餐的小仓绪道声“再见”,便“嘭”一声关上门跑出去,身后小仓绪的叫唤完全被小雨声埋没。

迅速撑起一把雨伞,她急匆匆地跑进雨帘中。跟着刚才不二老师走过的路往前,然后拐进一条近路。

几乎是一路狂奔,脚步落下时溅起小小的水花带动加速的心跳,催促她向着目的地前进。

终于,她到达了中文系教学楼的附近,回头张望时,一抹栗色正从另一条路上慢慢被划进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心开始嘭嘭乱跳,她慢下脚步,装作悠闲漫步似的在校道上走着,似乎是故意等着身后的人走近。

直到整条路上只剩下他们两人,她忍不住悄悄回头看看时,偷偷摸摸般的视线正好撞上身后那人似笑非笑的眼睛。

“啊……不二老师早安。”她低下头,小声说着,掩饰着自己慌乱的心跳。

“早安,结城青衣同学。”一如既往的微笑,一如既往的的声调,他仅仅在她身边停留片刻,就继续向前走去。

而女生则幸福地笑着,根本没有把他与平时毫无区别的问安语放在心上。

这是……不二老师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古典中文系那么多学生,他居然记得自己!

还没等结城青衣从惊异和幸福夹杂的感觉中回过神来,几个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辆加长劳斯莱斯,结城只在中心广场上的大屏幕上看到过它的介绍,价钱自然是昂贵得惊人。

相信全校的女生都会认得这辆劳斯莱斯。它每天早上七点半以及傍晚五点都会准时出现在这所大学的门口。而她曾经亲眼见到不二从这辆车上下来,踏进校门。

然后车子便会绝尘而去,在下一个时段再次光临。

许多女生纷纷开始猜测,有人说是不二老师家里的车,据说不二老师家里非常有钱,不二老师的姐姐开的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有人说是不二老师女友的车(但这个说法立刻遭到了一群女生的白眼);还有一小撮女生曾经偷偷讨论过,很可能是不二老师某个非常要好的男老师的车子。

而结城青衣看到,不二老师站在驾驶座的车窗外,被雨幕遮挡看不见表情,但应该也是平常那种笑容吧。驾驶座的窗半开着,一个有着银紫色短发的男人坐在车里,脸上搁着一副大大的墨镜挡了半边脸。

“不二周助!当本大爷的提醒不存在么!以后少在早餐里放芥末,下次本大爷才不会这么好心给你送胃药过来!”

“嗨嗨,知道了。下次绝对不放。”

“还有,既然胃痛就不要再挂着这幅表情了,故意装作没事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

结城离得挺远,并没有听清他们的谈话声,只是捕捉到了几个破碎在雨中的尾音。很快,这种尾音也消失了,她看见不二老师接过车里那人递来的东西,过一会后车子就再不见踪影。

“结城同学?还不去上课吗?已经挺晚了呢。”

她一惊,眼前正是不二那温柔的笑颜。

“啊……这就去。”

“那,一起?”

“好……诶?”

她吃惊地瞪大眼睛,手中的雨伞差点掉到地上。不二老师从来不会邀请或者答应女生的邀请,几乎是除了上课外跟女生毫无交集,而今天,居然……?

踌躇一会,她鼓起勇气回答:“好。”

于是,离教学楼只有大约一两百米的距离在她眼中变得一场漫长。小雨仍然淅淅沥沥,围绕在她身边落下,就像天送来的祝福般。

一路无言。

很快就到了她的班级门口,不二跟她道别后走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而她被包围在女生们似是探究似是惊讶的目光中,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Ⅲ.

第一节课是历史。

那些古人的画像被她画上了一个个爱心,同桌好笑地问她是什么原因使她少女心大作。前桌见她神色慌张,就笑嘻嘻地替她回答:“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嘛!肯定是因为不二老师的原因啊!”

她低下头,没有反驳。

于是一个早上就这样过去,很快就迎来了上午放学。

“结城青衣!青衣!”

刚下课就在一片嘈杂声中听见了教室外小仓绪的声音。结城快步走向她,轻声问道:“怎么了?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下午的古典文学课一点半开始,我知道你一般都不回宿舍,在食堂吃完饭直接回教室的。只是想来告诉你一声,今早你走太急了,没拿古典文学课的课本!”

说到古典文学课,她突然就想到了今天早上不二老师的一切。她抿紧了唇,作为整个学校第一个被不二老师邀请的女生,自然也不能让他失望吧?

“那你先去吃饭吧,我回去拿课本。”

急匆匆丢下这句话,她拿起小仓绪递来的伞,转身就向走廊尽头的楼梯跑去。

必须给不二老师一个好印象,不管是课堂上还是课后!所以,课本也绝对不能不带!

本着这样的原则,她从大一到现在的大二,一直没有缺过不二的一节课,没有漏过一次没带课本,争取每天都在七点半以前到教学楼楼下,然后装作不经意间遇到不二老师,跟他道一声“早安”。

走下阶梯,她小跑着前进。这边楼梯走下来是老师的鞋柜和教学楼的后门,平时她从来不走这个楼梯,甚至不太认识路。

突然,鞋柜后面传来一阵说话声。声音很熟悉,她的面前浮现出不二老师的身影。最终还是敌不过好奇心,她竖起耳朵听着,放缓脚步轻轻向那里移动。

是两个男声,一个是她非常熟悉的不二老师温润的嗓音,另一个听上去则像是早晨在雨幕中坐在加长劳斯莱斯里的男人。

而她也终于踏入可以看见声源的地域,那是摆在大门旁的鞋柜,放着一双双室内鞋。现在没有阳光,小雨还在继续,树叶被细密的雨滴砸中的声音清晰地在她的耳边上演。

刚才的说话声不知何时消失了,埋没在一片唇齿交融之间。

不二背对着她,看不清神色,他的下巴被银紫色短发的男人挑起,唇覆上了唇。

她一惊,手中的雨伞直接与地面接触,“砰”地一声闷响,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又瞬间飘散在细腻的雨声中。

然而这并没有影响拥吻的两人,银紫色短发的男人似是抬起眼看了她一眼,幽蓝色的眼眸冷冽得像是可以瞬间冰冻一切。

她甚至没来得及捡起掉落的雨伞,身体便不受控制般转身落荒而逃。

Ⅳ.

天空布满阴云,氤氲的雨雾游荡在飘忽的小雨间,让人透不过气来。

很难受。

至少她是这样的感觉。

心像是被这雨淋至湿透,然后被人撕裂成碎片。

她本以为她跟不二老师有机会,他们年龄差的不大,而她也是不二那门课上的尖子生,甚至是不二在这所学校里第一个被他邀请的人,怎么说……也会有些好感的吧。

然而并没有。

她回想起来,这些也只不过是老师和学生之间透露着疏离冷漠的交集罢了。

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那么,那个男人呢?

他难道就能跟不二老师在一起了么?

她摇摇头,似乎是排斥着这种像是质问的感觉。

不二老师也许是被迫的呢。

但这种几近挣扎的猜测立刻被否定。

因为那个男人是日本第一大财阀迹部财团的总裁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包括他人的真心。

这早已不是传说,他用他的能力证明了一切。

似乎是忆起了刚才凛冽的眼神,她莫名觉得寒风吹拂,吹过被雨水湿透的衣服,凉至心底。

眼神里无言的保护,她不可能没有看见。

他是认真的,认真地对待不二周助的。

那她,是不是也该停止些痴心妄想了呢?

Ⅴ.

待唇瓣间擦起的火热燃烧殆尽,他们才终于分开。

于是整个楼层就只剩下喘息的声音。

不二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还淌着些水渍的雨伞,笑着望向迹部,眉眼间带上了点诱 惑的味道。

“呐,迹部,那个女生看到了吧。”

似乎是两人心知肚明的答案,迹部并没有回答。

“嘛,我们的关系我并不想让人看上去带着点偷偷摸摸的感觉呢。”

见久久没有回答,不二继续微笑着看向迹部。

“……你要是想的话,本大爷明天立刻在东京塔上向你求婚。”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宣布的好方法,还真是像小景的作风呢~”

迹部没有继续接着这个话题,捡起地上那把冰蓝色的雨伞看了看,挑眉。“这个女生……是早上那个?她对你有意思?”

“我想小景你心里应该有答案了吧。”不二微笑着。

“……你的女学生们知道你心里是怎么看待她们的,估计她们的眼泪都能流成护城河。”

“我倒觉得,梅雨天的雨,也是眼泪形成的呢。”不二看着外面的梅雨天,脸上依然是淡淡的一抹微笑,“窗外的梅雨天,似乎一直未晴。”

打湿了谁的情,又滋润了谁的心呢。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