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鲤鲤鲤鲤w

一条淡水鱼,现为高一废鱼一条,欢迎捕捞

哀歌[网王同人/迹不二4.29贺/HE]

*继续堆文,这次的是去年迹不二日的时候撸的贺文。嘛转眼间又是一年了_(:з)∠)_

*部分设定来自<>作者海冬零儿。顺便在这卖个机伤安利[不是x

*描述伤口的部分纯属扯淡,真的。

Ⅰ.

疲惫的身躯,摇摇欲坠,却加紧步伐拼命般向前跑去。

满手都是鲜红的血液,扒开眼前的人群。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直到一个刹那间,视线全被染上血红,然后看到那个躺在血泊中的身影。

身上千疮百孔,血流不止。左臂上缠着的绷带全部是血,机械装置的电线滋呷滋呷地乱响,电流在身体里乱窜,引得更多的血液喷涌而出。栗色的发丝被埋没在血色之中,冰蓝色的双眼带着死的沉寂,失去焦点,回归原始的玻璃。

一瞬间,他倒吸一口气,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般。

从未想过,见到面前的人时会是这样一个场景。

明明说好要成功的。要突围成功,要完好无损回到他身边。

但是,就这样结束了。

诺言只不过水月镜花,阻止不了面前的人迈向死亡。

天是阴暗的,雨在侵袭整个城市。

远处模模糊糊的歌声混杂在其中。

是谁的哀歌?

沉重的悲哀啊,随着歌声一路漫步蔓延向天国。

他没有理会,双眼凝视着眼前血泊里的身影。

直到天上最后一滴雨落下,血色染上了他的衣服,漫上了脸颊。

雨滴顺着他的发梢滴下,蒸发在他声音的温度之中。

他在叫眼前那人的名字吧。

Fuji Syusuke。

Ⅱ.

拂晓时分。

“迹部!你没事吧!”

刚刚踏入阵地,担忧的话语瞬间要把迹部景吾淹没。

然而迹部景吾只是一直呢喃着那个名字。

Fuji Syusuke 、Fuji Syusuke 、Fuji Syusuke。

即使听到问候声也没有停下,就像咒语。

甜蜜的咒语么?可以召唤回他的咒语么?

不。

大概也只是来自恶魔的低语,催促着他把怀中的人儿交给地狱。

双眼无神空洞,理智早已被哀伤吞噬,只靠着本能行走,抱着怀里的人一步一步走着。

迹部能感受到怀中的人体内窜流的、不安稳的电流。细细密密的触感使他皮肤陡然一阵酸麻。

但已经算好的了。那人身体中流窜着几万伏的电压没有危及先进的「心脏」,有机物仿制的皮肤隔绝了电流,但透过身上被破坏的组织以及伤口仍然看得到身体里不安分的蓝紫色电流。伤口因为电流的攒动还在渗着血,出血量大得让人觉得血液快要流尽。血在他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触目惊心。

但他仍然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迹部景吾一步一步走进阵营尽头的白色建筑里,然后再听不到他口中的「 Fuji Syusuke 」。

白色建筑上有几个黑色字。实验室。

“迹部……他怎么了……”

红发的向日望着迹部离开的方向,有些不可思议地说着,“今天不是打了胜仗么?”

凤担忧地问:“迹部前辈怀中的是谁?「Fuji Syusuke 」……?呐,宍户前辈听说过么?”

“完全没听说过。不过,看上去似乎是……人偶么。迹部居然为一台人偶悲伤成那样,切,逊毙了啊。”

他们的话语被白色的建筑厚厚的隔离玻璃与窗帘遮掩,迹部没有听到。

“迹部,终于回来了。”

沉稳的声调响起在耳畔,突然惊破了迹部口中的低声絮语。

是榊太郎,「Fuji Syusuke 」的制作人。

“A-429被损坏得那么厉害么。”

榊看到迹部怀里的「Fuji Syusuke 」后,不由得发出了叹息。

“脸上有擦伤,后颈的砍伤也几乎到蔓延到大动脉,右臂似乎还有1/4连接身体,肚子上有一个十厘米长四厘米深的伤口,背上同样有一个长八厘米的深伤……电流系统全部崩溃,「心脏」已经停止运作。看来已经没有修复的必要了,”榊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马上把重要部件拆除,这个只是「Fuji Syusuke 」的实验机一号A-429而已,报废也是迟早的事情……”

攥紧了拳头,很明显不想听到这样的话。

周助,他是人类。

自己一直都这样想。

他有感情有生命凭什么要像对待机器一样去对待他。

然而现在迹部景吾只能忍声吞气。“榊……教授,拆除任务,能交给……本大爷么?”

声音有些艰涩,“拆除”二字像是钝刀划过喉间。

“……我相信你的实力,如此贵重的物品,想必你会认真处理。五天之后,把「Fuji Syusuke」实验机一号A-429的「心脏」「感情」「思想」带给我。”

“是。”

榊再次看了看迹部怀中的A-429,慢慢走向走廊尽头。

沉重的脚步声,似乎没有被渲染上悲伤。

Ⅲ.

初见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不二周助是作为迹部景吾的「武器」来到他的身边。

栗色的半长发,弯弯的蓝色眉眼,上扬的嘴角。

“呐,你好,我是「Fuji Syusuke」实验机一号A-429。”

不像是其他人偶略带金属质感的声音,他温润的嗓音悦耳得像是五月的夏风。

“榊教授,这是你给本大爷的东西?”满意地看着眼前大约十五岁少年样貌的人偶,迹部把视线转向静立在一旁的榊。

榊略低着头,回答道:“是的,这是我国目前最先进的人偶,将由迹部你第一个试用。希望他能成为你的「武器」。”

“啊,那么本大爷就勉强收下了。本大爷正需要一个性能配得上本大爷的人偶练练手。”他向不二周助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跟我走吧,A-429。”

于是他们就这样搭档了三年。

直到昨天。

Ⅳ.

颤抖的双手,指尖轻轻划过不二凌乱的栗发,露出他精致白皙的容貌。迹部摒着气息,拿起手术刀,移至不二左耳垂的位置。

不二被放在迹部实验室的床上,安静地躺着。他身体内的电源已经被切断,流血的地方被迹部简单地包扎止血过,白色的绷带上有着消毒水与血液混合的气味。

是死亡的气息。

迹部深吸一口气,然后,划动了刀刃。

仅仅只是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他轻轻用指尖触碰着,然后把一层薄薄的金属芯片取出。

那是,不二周助的「记忆」。

他拿着「记忆」芯片的手紧了紧。

“呐,景吾,要是哪一天我死了,就把我耳垂中的「记忆」取出来吧。那里有我的「遗言」。”

他当时回答了些什么?

零零碎碎的回忆拼凑不起。

迹部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手中躺着的「记忆」用纸巾擦干净,放进了读取机中。

Ⅳ.

读取机沉默了一会,显示屏上开始出现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影像。

是不二所看到的世界。

迹部骤然睁大了眼睛。

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跟我走吧,A-429。”

当迹部向他伸出手时,不二却看着榊走远的身影忽地笑了。

“呼呼——终于结束了呢。”

弯起的双眸,柔和的面部表情。

“我是不二周助,请多指教了。”

迹部冷哼一声:“这种话为什么避开榊教授才说?你只是人偶,A-429。”

你只是一个人偶,只是人偶,只是人偶。

然而不二并没有反驳迹部蔑视的语句,只是一直笑着。

那笑容刺痛了屏幕前迹部的眼睛,现在的他知道那代表什么。

笑容中掩盖着因为听到这种回答而痛苦的心灵。

屏幕上上演的一幕幕并没有停止。

“那么请好好使用我吧。迹部景吾。”

不二周助不是「武器」,他会证明给迹部景吾看的——

Ⅴ.

画面转换。

深夜。

军营中的训练场里,伫立着两个身影。

“呐,迹部,开始吧?”

“本大爷正有此意。”

于是两个身影在一刹那间不见了,夜风吹拂着快速移动而变得模糊不清的身影。

这是人与人偶的对.战。

“A-429!除了躲开就不会攻击了么!”

迹部一脚扫向不二的胸口,然而不二只是躲开,绕到迹部的身后,躲避着迹部雨点般的攻击。

“……本大爷怎么可能输给一个人偶!”

迹部一拳向不二的鼻尖挥去,最后险险擦过不二的脸颊。

“请停下吧。我不是人偶。”

迹部一个趔趄,差点扑上突然静立的不二。

不二的言论让他诧异。然而不二没有马上解释的打算,只是睁开了一直眯着的蓝眸。

“要听听,我的事吗。”

那一抹冰蓝让他沉醉。

于是迹部半信半疑地在不二身边坐下,不二也席地而坐,他的低声絮语一字一句落入了迹部的耳中。

“……我是半人偶,也可以说是「用人类制成的人偶」。皮肤是有机物仿制,眼睛是冰帝最昂贵的玻璃和水晶,棕发是纤维仿制,「心脏」是人工的,都是出自榊教授之手的高级品呢。「思想」也是照榊教授的期望去做的呢,嗯……「主人说的一切都必须服从」——这就是所谓设计理念吧?”不二讽刺般的笑起来,“还有啊,「情感」芯片也是非常厉害的作品,完完全全只有名叫「冷漠」的情感设定。他果然没有把我当做人类来看待。”

“但是,我是人类。”

不二一字一顿地叙述着,一旁的迹部瞪大了眼睛,本想要张嘴反驳,最终还是安静下来,闭着眼睛任不二的声音随着夜风灌入他的耳畔。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是我还有自主意识的时候。可以载入史册的,迹部你应该清楚。那时候你已经是冰帝的国君了吧?”

听到,迹部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青国与立海联手,是他根本没有想过的事情。毕竟两国元首的矛盾摆在面前,青国的青城一直被立海占领。他从未想过他们有心平气和坐在谈判桌前面的一天。

然而已经晚了。

从天上绽放的焰火中,投下一枚枚炮弹,撒下战争的火种。

整个冰帝浸在火焰中,一切的一切,家破人亡满目疮痍。

战争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两年。不知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才换来现在点滴宁静。

这种事情偏偏在他迹部景吾这个君王统治的冰帝发生。迹部景吾的自尊心,从来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他从不会去伤害人,然而现在却不得不看着自己的臣民死在自己的错误之下。

“我也参加了那个战役呢。居然活到现在,我也很了不起的,对么,迹部君?”

迹部最清楚不过了,那场战役,冰帝派去的所有士.兵,无人生还。

迹部几乎脱口而出:“你是……”

不二愉快地弯起眼眸。

“没错,我是青国的棋。同样,也是冰帝的人。我是弃子,负责吸引那些民众和士兵集中到焰火下方,然后静候自己的死亡。为了违抗命令疏散那些无辜的人,我被炮火炸的四分五裂呢。”

不二抚着自己身上白皙的皮肤。

“我躺在火海中,连同那些冰帝的士兵一起。轰炸任务持续三天,三天后,有人把我的全身拿到了实验室,给我装上人偶的骨架,人偶的皮肤。我的内脏都能用,但是也只剩下这些。他按照我真正的面容去仿制一个身为人偶的我,栗发蓝眼。然后给我装上了「记忆」「心脏」「思想」「情感」。但是他没有想过么,我仍然有自主意识,我不靠「心脏」也能存活,没有「记忆」也能记住事情, 我能自我控制,而不是听从这些人下的指令。然后呢,我在那个地方接受训练,直到现在,来到你身边。”不二干脆躺下了,仰望着星空,“根本没有人会相信这种吧,我还活着,用人的身躯,坚持下人偶才能完成的任务,整整一年,直到现在获得自由。”

迹部一直一直都没有说话。

他也无法回答不二的话语。

他甚至看到不二的蓝眸中闪烁的泪光。

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

“你想过自由么?”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词。

有钱人肮脏的金钱想要实现的,穷困潦倒的人妄想的,牢笼中的鸟儿歌唱的,瓶中的鱼儿呼唤的。

然而不二只是笑着摇摇头。

“我自由了又能怎样。回青国?不,怎么可能。冰帝也不会容下我,逃亡般的生活,算什么自由?而且,只要我的自由被发现,就将变成死亡吧。”

不二看着迹部,眼中的光亮忽隐忽现。

“所以我想要留在你身边,可以么。”

迹部沉默了很久。

久到不二以为他不会同意时。

“A-429,你成为人偶之前,叫什么名字?”

“不二周助。”

“不二周助,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大爷的搭档了。”

这就是你以人类的身份留在本大爷身边的办法。

搭档。

Ⅵ.

黑夜突然一下子变成白日。

屏幕前的迹部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只是不二周助的「记忆」。

不二周助的死,换取了多少无辜百姓的生命,他并不知道。但是不二难道不是怜悯那些无辜的人民?难道不是跟自己同样坚持“不伤害人”?

不论哪个地区哪个国家,大家都是人类。

人类为什么要互相残杀?

凭什么啊,明明都是人类。

凭什么他自己就能免于已死,凭什么不二周助就要沦为战争的弃子?

读取机还在放映着真实。

迹部望向投影出的画面,突然觉得天旋地转。

没错,这是昨天的那场战斗刚刚开始的场景,也是他今日直至未来、永久的噩梦——

夕阳西下。

天边彩霞由红转黑,最后蔓延整个天幕,沉重而死寂。

“呐,景吾,天黑了呢。”

不二弯着眼眸,坐在悬崖边上,晃着双腿往左手臂上缠着绷带。

“本大爷清楚。”迹部走到不二身边,拆开他缠得歪歪扭扭的绷带,对准了伤口再耐心地一圈一圈缠上。“今天就是本大爷向青国讨回血债的时候。”

为了不牺牲臣民,冰帝现在的军队里除了指挥之外,都是人偶。

不二望着身后庞大的人偶军团,最后还是把视线投向左手边的迹部:“所以,都要好好回来。”

“本大爷保证,本大爷能够完整地回来,再次出现在你面前。”迹部的眼眸对上不二的眼睛。

不二睁开冰蓝色双眼:“我保证,我能够完整地回来,出现在景吾面前。”

他们每次上战场之前都会立下誓言,让彼此安心。

然而生命却不是誓言就能束缚的。

“那么——开·战!”

为了那些曾经牺牲的臣民,为了那些英勇的战士,为了……不二周助。

哪怕重新面对新伤旧疤,也无所畏惧。

战斗很快打响。

敌人从四面八方涌向他们,无数人偶丑陋扭曲的面容重叠在一起,金属的断臂、裸 露的电线,刹那间就充满了视线。

敌人慢慢将迹部的队伍引出冰帝城,然后一点一点包围。

青军领袖慢慢地收紧手中的丝线,人偶们立刻涌上前去,不顾一切地冲向他们。无数己方的同伴被踩踏、被误杀,但他们依然信念坚定。

迹部蹙紧了眉。手中的剑不停挥舞,却始终没有打通一条突破包围圈的通道。他身旁有一个人偶跌跌撞撞地迈到他面前,紧接着被一剑挥落。

那个人偶慢慢地倒下,脸上有两道清晰泪痕。

明明不想参加,明明也有自己的情感,明明可以自己行动,明明有自己的见解……却仍然被残忍地命令,去杀害,去背叛。

可悲么。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形式渐渐明了,迹部的队伍被包围在了一个圈子之中,几乎全部兵力集中在这里。

“景吾,我去那边把人引开,你趁机消灭这些,然后再来帮我。”

一阵刀光剑影,不二挥开面前的人偶,来到他身边,耳语道。

“……周助,本大爷消灭完这边的,就去支援你。记得我们的约定,要突围成功,完好无损回到这里。”

“那么,我走了。”

迹部把剑一横,不二立刻跃上,仅仅在剑尖轻轻一点,瞬间就消失在了包围圈外。

敌人的部队发现了不二的身影,紧跟上去。迹部面前的战力瞬间减少了大半。

不二一路跳跃着,最后行至开战前他与迹部坐着的那个悬崖边,他看到身后人偶军团扬起的尘埃,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

敌人蜂拥而至,尖声叫着,撕扯着面前的空气。

无数的刀尖伸向他,不二一一接下,然后横扫回去。面前的敌人瞬间倒下几个。

他继续前进着。

冲向自己的人偶,就躲开让他冲向悬崖好了。

挥来的剑身,就回击过去好了。

那些狞笑着的声音,就让他变成悲鸣好了。

不二周助,设定时便是冷漠的啊。只是迹部景吾,让他找回了变成人偶前的感情:温文尔雅,有小小的恶作剧之心,风轻云淡,如此的少年。

那才是不二周助,现在战斗中的,只是A-429而已。

不二面前的人偶突然流了泪,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那是比这些军用人偶美型很多的人偶,长长的金色卷发垂至腰际,是个女孩子。

大概是一直在作战的原因,没有充足的军用人偶,才不得不用上这些战斗力比较弱的人偶吧。

那个少女人偶还在流着泪。

一滴一滴。

最终,她拿起了剑,然后用力将剑插 进了她自己的心脏。

鲜血四溅,飞上了不二的脸颊。温热的触感,突然让他一阵头昏眼花。

那天,自己也是全身浴血,挡着面前的人偶,疏散活着的民众。

当时的自己,就像现在被打倒的人偶。

四分五裂,血流成河。

而现在,自己变成了杀害自己的恶人。

尽管这些只是人偶。

可人偶也有生命,人偶也有感情,人偶也有……爱。

凭什么就要让他们来受难?

凭什么?

世界和平,难道不好么。

凭什么要引起战争。

都是无辜的人,无辜的人偶。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战死,凭什么?

不二仰头,望向那仿佛染血的夕阳。

他心里想要说的话,通过脑电波,传达给「记忆」芯片。

“景吾,我想我是无法下手了。不想再伤害任何人,哪怕是人偶。因为我既是人偶,也是人类。

对不起呐,可能无法撑到你来支援了,我无法完成我们的约定了呢。

那么,就把我所有想要说的话告诉你吧。

不要再继续战斗了,不要引发战争了,就算我死了,也不要为我复仇了,战.场上的所有人和人偶,都很可怜啊。

快要到最后一句了吧。

我想,我爱着你。

从我们成为「搭档」那一天就开始了。

我,爱,你——”

视线再一次被染上血红,屏幕前的迹部默默地看着不二慢慢露出平时的那种灿烂的笑容,然后慢慢倒下。

他唇边最后的呢喃声,在空气中飘散。

“景吾,好好活下去。”

屏幕上的影像开始颤抖,最后一点一点黯淡。

眼眶充盈着泪水,然后再也装不下,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迹部没有擦拭眼泪,放任它滴下,又滴下。

不二与他约定,回想起来简直让人心碎。

我好好回来了,你呢——

你呢……

他走到实验室的床边,久久凝视着床上的不二,一点一点俯下 身去。

唇覆上唇。

像是进行着虔诚的仪式。

命运玩 弄着生命,于是他跟不二周助就这样遇见。

不二是战争的残骸,而他站在战争的顶端俯视满目苍凉。

他不知道他面对不二是什么感情。

但是现在他可以确认。

“不二周助,我想,我爱你。”

听见了么,周助。

这是我,想要告诉你的话。

Ⅶ.

“听说了吗,昨天的胜仗之后,三个国家在今天早晨签订永不侵 犯的协议了!”

“是啊是啊,而且,签完协议后,冰帝的君王就消失了,也没有回到军营。”

“今天新的君王上任了,好像叫做日吉若。”

……

远离闹市喧哗的冰帝军营里,再也不见那个银紫发的君王,还有总是与君王形影不离的栗发少年。

实验室,榊教授站在办公室的桌前,面对着窗户,望着窗外的远方。

他的桌面上放着四个芯片,和一封信。

「榊:

你要的芯片,本大爷已经还你了。以后也不要用了,不要再制造人偶了。

战争已经结束,本大爷跟那群惹起战争的傻瓜们签订协议,保证以后不在侵犯彼此领土。啧,虽然割让了几块土地,不过,也没什么。

新的君王我已经任命好了,是日吉若。他会带领冰帝走向国泰民安的生活。

另外,不二周助我带走了。本大爷已经把他恢复成一个真正的人,虽然皮肤仍是人造,但已经彻底去掉人偶的配件。

本大爷跟周助去其他地方生活了,不用来找我们。

那是一个不会有战争的地方。

迹部景吾 留」

窗外的哀歌不再响彻天空。

取而代之的,是走向和平与希望的喜悦歌声。

愿远方的你们,也能听见。

END

#04.29祝迹部景吾不二周助永远幸福#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