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鲤鲤鲤鲤w

一条淡水鱼,现为高一废鱼一条,欢迎捕捞

无线爱恋[网王同人/不二BG/HE]

*很久很久以前的东西,整理了一会就发上来试下LOFTER的格式_(:3)∠)_

*不知所云的伪文艺BG文观看需谨慎w


Act.1

Ⅰ.

「若要发送,请摁下“确定”键」

电脑前的少女迟疑了几秒,任凭电脑屏幕上「确定or取消」的字样闪着浅色的光亮。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敲击鼠标的声音覆盖了少女轻微的叹气声。

「正在发送……」

仅仅是一两秒的时间,屏幕上闪烁的「确定or取消」就被替换成了一张大大的邮票和「发送成功」。

屏幕下方,网站的吉祥物绿色青蛙正毫无芥蒂地向她上扬着嘴角。

Ⅱ.

下课时间。

青绿色的裙摆被跑动带起的风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粉红的丝带有些滑稽地向上翻起,而衣服的主人没有顾上这些,顶着些许学生的窃笑向教室另一角飞快地跑去。然后一个华丽地跨步,“降落”在一个少女的课桌旁。

本是低着头看书的少女被这么大的动静下了一跳,有些错愕地望向站在课桌旁的另一个少女。她正在抚平裙上因风而产生的褶皱,一边试图挽救自己已经支离破碎的形象一边用十万火急的语气向眼前的少女求救。

“呐,羽田野,你昨天写了数学作业没?快接我抄啊!老师说下节课要抽查!!>.<”

原来只是为了这件事啊。少女松了一口气,要是她发现自己在下课时间假装看书其实是在玩手机,自己就没有活路了。

悄悄把手机塞进课桌抽屉里后,少女拿起书包翻出那本数学作业,微笑着递给面前的人。

“羽田野你就是我的救星!十分感谢!!”接过练习册后又是一阵飞奔,坐在座位上的少女甚至能看到她身后飞扬起的尘土。

真是充满青春的活力啊。看到飞奔的少女安全“着陆”在她自己的课桌前,羽田野音拿出放在抽屉的手机,重新开始打字。

「TO.芥末相机

刚刚有个同学过来借数学作业,所以没来的及回复你。对了,芥末君你今天也是要上学的吧?

From.音」

点下「确认发送」键,她连忙盖上手机,把它塞回抽屉。

不一会,手机的屏幕一闪一闪地亮起来。「新邮件」那一栏闪着浅红色的光。

「TO.音

是呐是呐,所以果然我们都是下课时间玩手机的不良学生吧^_^

From.芥末相机」

啊咧,看来芥末相机在的学校也是不给下课玩手机的啊。愉悦地弯起嘴角,手指在按键上轻触。

「TO.芥末相机

嘛嘛,芥末君这种看上去就像好学生的说这种话真的没有问题么。

From.音」

羽田野音望望窗外枝繁叶茂的大树,顺手拍了一张照片传过去给芥末相机。

「TO.芥末相机

这是我们上课教室前的大树,现在是夏末了却还没有要落叶的样子。 对了,你暑假的时候去巴黎了吧?你还欠我两张巴黎铁塔的相片呢。

From.音」

刚刚摁下发送键,上课铃就急促地响起了。她把手机放好,抬头时就见一个小纸条“飘落”在自己的课桌上。不远处,刚刚借走她数学作业本的小仓绪手里拿着弹弓笑的放肆。

作为风纪委员,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么……看着小仓绪手里的弹弓,羽田野音只能望而兴叹。

展开纸条,可爱化的字体跳跃着进入她的视线:

「sorry,我还没抄完,这节课先不还你了好么ouo」

署名是乱成一团的三个字——小仓绪。

瞥一眼已经放下弹弓转而奋笔疾书的某风纪委员,羽田野有些无奈。

「拿去抄吧,不客气。——羽田野音」

趁老师面对黑板时,她把纸条揉成一个小团,奋力一抛——

小纸团划过半个教室同学的头顶上方,沿着教室里的对角线一路向前,最后稳稳地落在了小仓绪的课桌上。

Good Job!

小仓绪隔着老远给她竖起拇指。

羽田野笑笑,摆摆手让她继续抄。

好在天照大神的确站在她们这边,转过身去的老师什么都没发现,最终,抽查作业的事情半个字都没提。

“铃——”

下课铃响起来,老师拿起摆好的讲义,飞似地冲出教室,简直比学生还要在意这下课时分分秒秒的休息。

呼——。终于松了一口气的两个少女,拍拍胸口暗自庆幸着。

而她们的一举一动,全部落到了一个栗发少年冰蓝的眼眸里。

只是,他并没有在意罢了。

Ⅲ.

确认没人注意到这边的自己,羽田野连忙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新邮件」里果然躺着一封未读邮件,寄信人依然是那个芥末相机。

「TO.音

树啊花啊什么的,是我们学校的特产哟。至于相片的话,只存在电脑里了,回家再给你发吧^_^

PS.学校风纪委委员长,是我要好的朋友哦。

From.芥末相机」

怪不得那么肆无忌惮地玩手机啊。羽田野音轻笑着回复他。

「TO.芥末相机

风纪委员长请务跟我做朋友TVT回到家要记得发给我啊。

From.音」

大概两人都在下课时间吧,无线网连接的另一端很快发来了回复。

「TO.音

嗯,记住了^_^那么,回家再聊吧。

From.芥末相机」

“啪”,她轻轻合上手机。以芥末君的习惯,他要是这么说了,一般都不用再回复。

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刚刚「芥末相机」发来的邮件,她突然有点想扬起嘴角。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过四周神采奕奕的同学们,手中的笔没有停下,似是无意中,桌子上多出了一行小字。

「芥末相机」。


Act.2

Ⅰ.

一年前。

羽田野音打开电脑,登陆邮箱。

这个邮箱号已经被她遗忘许久,大概一年都没有碰过了。如果是现实中的邮箱的话,恐怕已经被厚厚的风尘掩盖,甚至连本身的色彩都看不出来了吧。

「登陆成功」

她轻点鼠标,进入了邮箱页面。

「一封未读邮件」

诶?未读邮件?

这个邮箱账号是她跟初中同学联系时用的,后来大家渐渐疏远,就没有再用过。

那么,是谁呢?

紧张中透露出隐隐的期待。

「TO.音

你好,我是芥末相机^_^

偶然看到你的漂流瓶,交个朋友如何?等你答复。

From.芥末相机」

“啊……”

她突然想起,以前心情郁闷时,就会去发漂流瓶等待陌生人的安慰。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去回复这样一个漂流瓶。

无线网络编织出的世界,有人沉溺其中,有人不屑一顾。只因为第一种人愿意去相信虚拟,而第二种人不相信罢了。

也许是很久以前发过的一个漂流瓶被芥末相机接到了吧。

她这样想。手指却没有怠慢,噼噼啪啪地敲打着键盘。

毕竟,这可是第一个回复自己漂流瓶的人,激动啊兴奋啊,都是难免的吧。

「TO.芥末相机

很高兴认识你呢,芥末君。

你收到的大概是我很久以前发出去的漂流瓶,给你带来了困扰,抱歉。



轻轻摁上「发送」键,她再次去浏览了一遍漂流瓶的内容。

收到邮件的时间是两个月前呢。

也就是说,现在的回信,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唔……”

烦躁地晃晃脑袋,心情突然就有些不爽。

嗯……怎么说呢……

就像一个人坐在夏日街头的树荫下,手中拿着一个甜筒冰淇淋,冰淇淋融化后滴在手上的感觉吧。

黏糊糊的,让人不太舒服呢。

Ⅱ.

等待回信的过程漫长而无聊。

羽田野漫不经心地摁下收音机的开关,似乎是力道重了些,收音机吱吱嘎嘎几秒,才缓缓流淌出音乐来。

“在网络上了漫游小巷/

一起约会在许愿池旁/

明天说好在巴黎游晃/

飞到日本去看小叮当/

一起游逛在纽约大街/

埃及旅行参观金字塔/

世界树下贴满大头贴/

手牵手一起写星语心愿/

……”

「一封新邮件」

系统“叮——”一声,传达来了这个消息。

羽田野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新邮件上。

「TO.音

看到你的回信了呢^_^

虽然过了一年,但是做朋友应该还不迟吧?

PS.现在,你漂流瓶里的烦恼解决了吗?

From.芥末相机」

真的……回信了啊。

仿佛刚才的冰淇淋又被冻成了好看的形状,她的心,再次被喜悦填满。

她没有立刻回复,而是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享受这种感觉。

Ⅳ.

无线网连接的另一端。

男生弯起眼眸的眼眸中转瞬即逝的冰蓝色被电脑莹白色的屏幕投射在房间的另一边。

屋外的风刮起浅绿色的窗帘翻飞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就如少年勾起的唇角一般。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少年的视线一直没有转移出电脑的屏幕。

然而少年等待的那个「新邮件」,一直没有亮起。

Ⅴ.

玻璃窗外的大树在清风中摇曳着细小的枝叶,反映在玻璃窗上,正好对上少女白暂的脸庞。

而树影就在少女的脸上跳跃着,就像收音机里流动的音符一般。

阳光不偏不倚,投在电脑屏幕上,「一封新邮件」那一栏闪动的光芒,被完完全全遮起。

就连系统的“叮——”声,也被收音机里微微有些大声的音乐掩盖。

阳光有些刺眼,趴在电脑桌上浅眠的少女揉揉眼睛,随后急忙抬起头,看着店脑屏幕。

「一封新邮件」

随意点击几下,新邮件马上跳入原有的页面里。

「TO.音

倘若我们不知道彼此姓名,却还能聊在一起,也许,才是缘分吧。

From.芥末相机」

这句话羽田野音在一本当红作家写的小说里看到过。

那么,也就是说……

不用知道姓名,也能很好地聊在一起,才是无线网络上的友谊吧。

想起刚刚还没有回复他,羽田野音迅速

敲起键盘。

「TO.芥末相机

抱歉哦,刚才的音乐太轻柔了,不小心就睡着了o>_

我想,朋友什么的,大概也不需要知晓对方其他的信息,只要能聊在一起,就是真正的朋友吧。

所以,我答应了^_^

以及,那天的烦恼啊,只是有些想不明白的事情,不必在意的呢。

From.音」

大概是两个人都在线上的原因吧,那边很快回了信。

「TO.音

没事,现在的夏风很清爽,的确适合小睡一下呢。

今天可是夏天难得的好天气啊,音不去玩玩吗?

From.芥末相机」

“比起出去玩啊,还是睡觉舒服些呢……”

伸个懒腰,她调试着身旁的收音机。

刚才的歌曲还在继续。

“你发了一条微博/

我马上分享喜怒哀乐/

闪动的信号灯舞动我的心跳

……”

窗外略过的白色纸鸢,跟着楼下孩童的笑声飘飘悠悠升向蓝天。它飞翔的姿态,正是她现在的心情。

那么,就趁着夏天还未结束,好好享受它吧。

夏风带来的喜悦,和……友谊。

Ⅵ.

「芥末相机 给你传送了一张照片

TO.音

怎样,箱根的温泉还是不错的吧?这里风景也很不错的哦。

From.芥末相机」

照片上是缕缕升起的纯白色雾霭,透过雾霭还能看见绿色的树木和穿着浴衣的女孩们。

「TO.芥末相机

芥末君的照相技术不是一般的好呢。不过相片里没有庙会啊什么的真是遗憾啊^_^

From.音」

……

羽田野音漫步在纽约街头,看着街边异国风光和跟日-本同样的圣诞树,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发给芥末相机。

「音 给你传送了一张照片

TO.芥末相机

明明是在纽约,却能看见跟家边商场同样的圣诞树,真的别有一番风味呢。

Form.音」

不一会,「新邮件」那一栏就亮起来。

「TO.音

果然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我现在在家里准备圣诞大餐哟~音有没有兴趣尝一点?」

“算了吧!你以前还传给我过芥末寿司的图片,那种东西,拿来当圣诞大餐真的没有问题么?!o>_

……

之后的时间,他们很快熟络起来。

故事,就在这躁动的夏风中缓缓展开。


Act.3

Ⅰ.

第二天。

“音酱音酱!”

小仓绪蹦跳着来到羽田野音的座位旁,眼睛就如“ouo”这般闪着光芒。

羽田野音扶额。不是昨天还好好地叫自己“羽田野”么?怎么今天顿时亲密起来了?

“呐呐,为了感谢你长期以来对我的照顾,明天我们去神奈川玩吧!”

照……顾?

……果然是数学作业力量啊。

隐约记起小仓绪经常来借走自己的数学作业,再次看了看小仓绪那探照灯一般亮闪闪的双眼,忍不住就点了头。“那就……去吧。”

“诶?同意了?!”小仓绪紧握羽田野音的双手,笑得见眉不见眼。

“嗯哪……同意了……”她有些有气无力地回应着。

“好敷衍啊!音你这样还不如不去呢TUT”

“那就不去好了。”

“喂……不行啊还是要去的!!!”

两个少女争执着,其中一人坐在座位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几句,另一个少女则非常激动,一会作可怜兮兮的蛋花眼一会又仿佛有两簇小火苗从眼睛里窜出来。

真是……奇怪的组合呢。坐在羽田野音身后的栗发少年微微有些出神地望着她们,一抹冰蓝从眼睛睁开的小缝中倾泻而出。阳光穿透树叶把书页染上一层碧绿,随着风的拂动翻向另一页。而他没有着急翻回,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被阳光照得透亮的树叶。

Ⅱ.

蔚蓝而透明的大海一望无际,一直延伸直到与天际交接。

阳光放肆地照耀着,远处没有沾水的沙滩蓬松柔软,只是轻轻触碰就会陷进去,色泽明媚得就像还未涂抹上奶油的蛋糕。

“啊……!这就是神奈川啊!”身着蓝色沙滩裙的少女在海边叫喊着,渗出的汗水把棕色的中短发粘在洁白的面颊旁,然而少女只是随意拨弄几下,就摇摇手招呼远处的同伴:

“音酱音酱!在这边!”

“啊,知道了!”低头摆弄手机的羽田野音收到召唤,连忙抬起头向远处的小仓绪挥手。只是下一秒目光就回到了手中的手机上。

屏幕上显示的是邮箱界面。一封新邮件端端正正躺在信箱里,等待她去拆开阅读。

「TO.音

到神奈川了吗?我去过几次,那里的海很漂亮的呢^_^

Form.芥末相机」

手指噼噼啪啪在摁键上敲打,一会的功夫就编辑好了一封邮件。

「TO.芥末相机

神奈川的海,干净透彻得像水晶一般呢。

好友在远处召唤我过去,那么先走了哟。

Form.音」

点击发送后,她看了看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四的电量的手机,懊恼地挠头无奈地叹气。

本来打算用手机拍多点照片给芥末相机君的,但是手机似乎不太配合啊——不,准确来说是小仓绪不太配合, 在巴士上一直拿着自己的手机玩游戏,不但把电量玩到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四而且最后还是game over。顺带一提,她玩的是推箱子。

默默看了看在阳光下愉悦地抓螃蟹的小仓绪,羽田野音一边抚平白色的沙滩裙一边向小仓绪走去。

微醺的夏风吹拂着,燥热的阳光中带着点清凉的风,贴着脸颊而过,最后变成了海面上泛起的层层涟漪。

远处的人们身着鲜亮色彩的衣裙,嬉闹间带着真正属于夏天的明媚笑容。

她忍不住就扬起了嘴角。

Ⅲ.

“音酱音酱!下水来玩吧ovo”

小仓绪手里拎着一只小螃蟹,不停地挥啊挥。

羽田野音一脚踏进水里,因阳光的照射而变得温暖的海水舔舐着脚踝,就像摆在服装店里蓝色丝巾一般的触感。

“要不……来合照一张?我手机就这么一点电量了,不照一张真的可惜啊。”

羽田野音叫住兴高采烈的小仓绪,建议道。

“好啊!顺便用邮件发给我好了。”小仓绪一把甩开手中的螃蟹,踢着沾了水黏糊糊的沙子吧唧吧唧跑过来,即使沙滩鞋上满是沙子也完全不在意。

调好前置摄像头,再调成邮件图片的页面,羽田野音拿起手机,两人站好位置伸出手比着“V”字。突然,眼尖的小仓绪从屏幕中看到了什么,“唰”地回头跑向远处。

“喂喂喂,小仓绪你跑哪去啊!”

“音酱!那边有海鸥!!”

“咔嚓——”

摄像头明灭之间,摄下羽田野音回头喊小仓绪时的侧脸,翻动的白色裙摆,以及身后一个向天上飞来的海鸥打招呼的棕发蓝裙少女的背影。

在羽田野音转身的那一刻,她的手指正好触及「收件人」那一栏的选项中。

「发送成功」

Ⅳ.

东京。

一个少年的房间里,被风吹开的绿色窗帘,带着室外明媚的阳光进入略有些昏暗的房间。

照亮了房间里电脑桌上打开的界面与界面中显示的照片。

照亮了坐在电脑桌前的少年目光触及照片时一瞬间睁大的蓝色双眼。


Act.4

Ⅰ.

少年睁大的蓝眸正对着电脑屏幕,脸上是出乎意料的讶异表情。

电脑上显示的是邮箱界面,上面只有一行字:「音 给你传送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看上去似乎是神奈川,背景是浅柔色的沙滩和蔚蓝的海面。

似乎是一张失败的照片吧,照片中的女主角只有一个不完整的侧脸,转身时被风带起的长发模糊了她脸上的表情。珍珠白的裙裾跟着黑发上扬,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画面不算清晰,却正好能看清她脸庞的轮廓。在少女后面还有一个棕色梨花头的女生,背对着镜头向天上的海鸥招手。

不二的惊讶仅仅持续了几秒,剩下的只有沉默的空气与呼吸。

尽管只有一个侧脸,但他还是很肯定地下结论,那个女生就是他的前桌——羽田野音。她身后的,就是她的好友小仓绪。

……那个「音」,就是羽田野音么。

不二的内心在问自己。

一直陪伴他的「音」、跟他分享照片的「音」、与他毫无芥蒂地敞开心扉的「音」……

每天回家,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拍到好的照片总会第一个用手机上传给她;做出美味的点心会顺手拍给她,然后笑眯眯地等她哼哼唧唧地表示她流口水了……

他跟「音」在网络上认识了一年,很多时间都用来彼此陪伴。慢慢熟悉直到谈笑风生,逐渐融合为记忆中填补空缺的糖分。

然而,现实却要告诉他,「音」只是一个自己班上并不熟悉的女生么?

他跟羽田野音的关系,除了见面打招呼之外根本没有交集,后者下课时只是一个人待在座位上,噼噼啪啪打着手机。而对她的印象,也仅仅只有长发及腰的文静女生这一点。

如果不是这张照片,他不可能会把「音」跟羽田野音联系在一起。

他的印象中,「音」跟自己相同,喜欢旅游喜欢相机喜欢巴黎铁塔,喜欢绿色的冰淇淋喜欢夏日微醺的气息,阳光活泼。这倒是跟他印象中的小仓绪更相似。

他们是网友,网上结识的友谊,也许真的易碎吧。就像他得知「音」现实中的身份后,那样惊异的表情。

不想相信这样的结局。

真的不想。

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不二一点一点睁开眼睛。

唯一的验证方法,他已经想到了。

Ⅱ.

下午。

阳光正好,不偏不倚地打在栗发少年的身上,白色的衬衫被光照的透亮,似乎把少年切进了另一个世界。少年脸上的笑容同样温暖明亮。

不二并没有耐心去欣赏余数不多的夏日残留的风景,只是默默加快步伐,向学校走去。

走过一个路口后向左拐弯,“青春学院高等部”的校门出现在眼前。不二向看门的大伯要了钥匙,道谢后就向教学楼迈进。

因为是周末,校园里寂静无声,踏过挂着水珠的草地,沙沙作响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学校中。空气静静流动,吞噬了他记忆中以往的嘈杂。

直走,开门,上楼梯,回想起来,这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线,从来都没有自己走过,身边总是围聚着朋友们的身影。这样单独穿过的经历几乎没有,整个楼道安静得可怕。

走到班级门口,拿出钥匙开门。

“啪嗒”锁扣松开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紧紧咬合的门吱嘎吱嘎地摇摆开了。

不二一步步踏入教室,因为没有换室内鞋,便服搭配的鞋子踏着木地板上,仿佛能听到地板微弱的回声。

值日生似乎是大意了,教室里三扇窗都没有合上,白色的窗帘扬起,鼓鼓涨涨的像灌满风的帆。不二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想了想,再向前走了两个位置。

那正是羽田野音的座位。

他凝视一会,突然抬头向窗外看去。

在自己座位上只能看到零零星星一点枝叉的树木,在她的座位前正好能把这棵大树一览无余。

枝繁叶茂的树木显示着它苍劲的生命力,夏风被翠绿迷了心,把一抹青翠带进风里,轻抚在脸上,就像翡翠般的枝条抚在双颊,清新凉爽。

不二拿出手机,调出一封以前的邮件,然后慢慢地将手机举到那棵大树旁。

果然呢,角度、位置甚至光线,都是吻合的。

沉默,只有沉默了吧。

早该看出来的啊,不是么。

那天「音」发来的树的图片,只有羽田野音这个座位的角度才拍得到。

不二从上午收到邮件开始,就陷在了这种奇异的感觉之中,像陷进了一个棉花糖做的陷阱,而棉花糖正在融化,糖浆把自己整个人包裹在中间。

慢慢浮现的,是羽田野音在自己记忆中的一点一滴。

那天她跟小仓绪的打闹、平时静静凝望窗外的侧脸、专心听讲时挺直的脊背、偶尔在小道上遇见时沉默的背影……

不二突然就勾起了唇角。

以前的邮件与现实生活中零散的记忆拼凑起来,才是真正的羽田野音啊。

真正的「音」,也是真正的羽田野音。

现实与虚拟融合,才是一直陪伴自己的那个她呀。

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陪伴。

那么,自己对「音」的感情,也应该跟现实生活接轨了吧?

不二想着,拿起手机开始编辑新邮件,最后,点下发送键。

无线网络连接的另一端,也许,离自己不远了。

Ⅲ.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沙滩上空无一人,冰凉的海水舔舐着温暖的沙子,哗啦啦地退回海洋的怀抱。

海边的宾馆,429号房里。

床上的两个少女横七竖八的趴着躺着,清浅的呼吸声交融,带着鼻息的温度,一点点融化在空气中。

海潮拍击沙滩岩石的声音穿过大开着的玻璃窗穿透进来,带着海风的独特气味吹进这里,卷起了覆盖着她们的薄被小小的一角。

“叮——”

正在充电的手机里,系统机械的声音突然打断室内的宁静,却没有吵醒两个熟睡的少女。屏幕上闪动着「新邮件」三个字,久久没有黯淡。

而邮件连接的另一端,少年站在窗边,眉眼弯弯,笑意浅浅。


Final Chapter.

Ⅰ.

阳光正好,穿过树叶的阻碍,撒在地面上一片斑斑点点。

神奈川之行已经结束,羽田野音与小仓绪刚刚才从返程的电车上分别。

回家的路上,世界似乎被一片碧绿覆盖。蔷薇嫩绿的枝丫缠绕花园的铁艺围墙,最后把镂空的围墙蜷缩在铺天盖地的绿色之中。

羽田野音突然就想起,神奈川那仿佛被染上蓝色的世界。

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没有听下脚步,闲来无事拿出手机,却见「新邮件」一栏一直亮起。

略微困惑,她点开了邮件。

这封邮件,正端端正正躺在邮箱里。

「TO.音

早安。

明天傍晚五点,有时间么?

夕阳中的东京塔,很漂亮。

有空的话,一起去吧。



署名不出意料,依然是「芥末相机」。

清闲幽静的感觉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心的狂跳。

“「芥末相机」,要……约我?”

羽田也音不敢相信般再次将目光投向手机亮着的屏幕。

信息依然端端正正躺在那里,好像等着她去确认等着她重复阅读。

再看一遍也依然是一样的答案。

羽田野音的脚步已经迈出了那一片阴凉的青绿,停在了路中。阳光突然地撒向她,使她的脸颊微微燥热。

不可思议。

她捂着狂跳的心,手机的屏幕对着心口。

他是知道了什么?还是单纯的想要约自己出去玩而已……?

嗯,也许只是觉得那夕阳很美,只是想要两人一起去看而已。

没错吧。

她这样试探自己的心,企盼着心能告诉她一个好的答案。然而心早就罢工,沉浸在那封信带来的邀请中。

羽田野音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着,脸颊微红,脸上的表情透露着淡淡的欣喜。

好一会,她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情。

不可思议间还带着……喜悦。

她慢慢闭上了双眼,这个答案让她脸上淡淡的红色挥之不去。

那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回信吧。

她睁开眼睛,打开手机里的那封邮件,摁下了「回复」键。

Ⅱ.

平日有些昏暗的房间,因打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而明亮起来。阳光倾斜着投射进房间里,那阳光的尾端带着点青绿的色彩。

明亮而青春,是属于这个季节的颜色。

站在半开的窗前,不二的笑容似是一如既往,却也上扬了几度,看得出心情很好。被风拂起的栗色发丝摆动着,窗户上的玻璃反映着柔和的日光打在他白皙的面容上,更添一分静谧。

房间里,电脑屏幕还在亮着,显示着一封邮件的内容。

「TO.芥末相机

那就,一起去吧。

Form.音」

这封信后面还有一封已发送的回信。

「TO.音

那么,明天傍晚五点,我在东京塔249.9处瞭望台等你。

Form.芥末相机」

Ⅲ.

星期一,傍晚。

日光西斜,摇摇欲坠。天空浅蓝的背影染上了火热的橙红。红白相间的铁塔在温暖而明亮的色彩中熠熠生辉。

“东京塔啊……”

羽田野音站在这333米的建筑下,抬头仰望。

「芥末相机」喜欢的地方,真的很美。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埋没了东京塔的璀璨身影,但东京塔依然静立在这万象之中。

四点钟,离五点还早。她一放学就匆匆赶来,没注意到时间还未挪移至她想要的那点。

那就,试一试走楼梯上去吧。

于是她这样想着,踏上了阶梯。

524层楼梯蜿蜒而上,层层叠叠在视线中交错。在超过100米瞭望台的地方就累得气喘吁吁。然而已经走到这里,她只能继续前进。

因为是星期一的关系,整个楼道里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她望向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玻璃窗外的夕阳,估算着的时间。西沉的落日穿过玻璃层触碰着她的肌肤,柔和又模糊不清。

“五百二十二、五百二十三、五百二十四……”

她踏上了最后一层台阶。

视线顿时宽阔起来,二十多平米的瞭望台中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羽田野音突然有些懵。

怎么认出……「芥末相机」?

她没有见过他,他同样没有见过自己。

明明是熟悉的朋友,却像陌生人一般,被隔绝在人群的两端然后在忐忑与期待间渐行渐远。

网络的世界一旦要被化成现实,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终究要在刹那间荡然无存么……

突然,手机响起了「新邮件」的提示音。

她不由地握紧了手机。

昨天到现在,她与「芥末相机」没有发过一封邮件。那么,会是他么?

惴惴不安地打开手机,清晰的字落入她的眼底。

「TO.音」

内容只有一个大大的空心爱心符号。

「Form.芥末相机」

署名依旧是他。

她不明白「芥末相机」为什么突然发给她这样的短信,拿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她站的地方的另一端,一封同样的邮件亮着光芒。

那封邮件显示在另一台手机的屏幕上,被手机的主人举过头顶。

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封邮件的主人「芥末相机」的面容也一点一点展现。

栗色的半长发柔顺地贴在耳边,泛着蜜色的光泽,弯起的眼眸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冰蓝,勾起的唇角上扬成明快的弧线……

“「芥末相机」……不二……不二君?”

羽田野音唇边流出的细微的声音,带着试探与小心翼翼,传递到不二的耳边。

这是第一次听到她真实的声音在叫他「芥末相机」。

不二微笑着,声音柔和:“我是「芥末相机」。音,晚好。”

她低下头,没有看不二温柔的神情。

这一年中,时时刻刻都能过陪伴自己的、跟自己分享一切美好的、与自己爱好相同的……「芥末相机」,实际上,是自己班上的不二周助?

这个答案,足以让她沉默整个夜晚。

然而不二并没有给她这样一个机会,他轻轻执起羽田野音的手,带着她走到瞭望台的玻璃窗前。

此时夕阳已经坠入地平线,只剩下数抹霞光残留。东京塔一片沉寂,游客们陆陆续续散了,待天空吞噬最后一束日光后,整个249.9米处的瞭望台只剩下他们两人。

沉默一直持续到现在。

轻轻勾住的手,连接两人心跳的距离。

忽然,一只白色的耳机递到了她面前,不二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明亮。她踌躇一会,终于接下了这一只耳机。

“在网络上了漫游小巷/

一起约会在许愿池旁/

明天说好在巴黎游晃/

飞到日本去看小叮当/

一起游逛在纽约大街/

埃及旅行参观金字塔/

世界树下贴满大头贴/

手牵手一起写星语心愿/

……

你刚发了一条微博/

我马上分享喜怒哀乐/

闪动的信号灯舞动我的心跳

……



是一年前她第一次在网络上遇到不二周助的那天,收音机里流动的旋律。

她的脸上泛起了红色。

她知道这首歌意味着什么。

“羽田野音,我想,我喜欢你。我们,试一试吧。”

耳边响起的低声细语,盖过了耳机里音乐的震鸣。

不二转过头,对上她的眼睛。

冰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细碎的光芒。

于是她听见自己用更小的声音回答:

“那就……试试吧。”

于是面前的冰蓝色眸子欣喜地弯起,然后一点一点向自己靠近。

最终,她与他的世界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声。

还有那反反复复的歌曲。

“你看在心间/

有无线的连接/

你我无线爱恋/

时空遥远/

我们心在连线

……”


-END-


评论

热度(4)